玩IP 做短剧 网络文学回归版权竞争

时间:2021-02-23 14:19:33 来源: 北京商报


淘宝用免费赶走了易趣,360用免费打败了瑞星,但不知免费网文有没有那个运气。当初高喊免费、下沉的挑战者们不是用户规模下降,就是想方设法向收费靠拢,还有数月不更新又忽然升级的,逆势增长的属于少数。以内容为导向的网络文学,最终还是回归到版权竞争,跟网络视频、在线音乐一个样。

“一鱼多吃”,这个爱奇艺CEO龚宇挂在嘴边的战略,用来概括网络文学领域同样恰当,由于网文IP是整个衍生产业链的核心,想象空间更大。

为了把IP价值发挥到最大,建立原创作品库,将网文音频化、短剧化、游戏化是网文从业者的共同追求。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哪些网文适合IP改编?改编后能变现吗?这些付费网文已经验证过的事情,还需要免费网文摸着石头过河。

争版权 抢作者

1月下旬,阅文、百度七猫、腾讯系基金深圳利通入股中文在线的消息,成为2021年春节前网络文学行业最大的新闻。中文在线是中国首家数字出版集团,在内容版权、签约机构、作者、合作用户等维度都有明显优势。按照中文在线公告,股份转让后,阅文、深圳利通、百度七猫分别持有中文在线5%的股份。

针对这次合作,阅文相关人士给北京商报记者的信息是:本次交易过后阅文获得中文在线内容授权、特别是优质IP的授权发行等多方面的合作权益,有利于阅文在内容多样上的积累,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阅读体验。不过该人士并未透露,中文在线的内容会具体授权到阅文系哪些台。

按照中国数字阅读行业产业图谱,整个产业包括出版社;阅文、中文在线、掌阅科技等数字阅读台;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等网文内容台;QQ阅读、疯读小说等数字阅读应用(即网文App)。

根据公开信息,产业链各环节的合作中,数字阅读台和网文App间的互动较多。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3月,阅文与腾讯音乐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拓长音频领域有声作品市场;2020年7月,字节跳动与中文在线合作,收购塔读文学18.9%的股权;2020年9月,字节跳动投资九库文学母公司,持股比例10%;2020年11月,字节跳动入股,成为掌阅科技第三大股东。

以阅文等入股中文在线为例,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向北京商报记者梳理了各产业链各环节的关系,“随着国家对版权保护政策的出台和完善,网文台更注重版权的运营和获取。中文在线的内容资源丰富,种类众多,包括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等。这次阅文等入股,反映了台对于版权的看重。版权方是比较倾向于多台合作的,因为这样能够提高IP的知名度和价值,实现双赢,免费网文也愿意和版权方合作,通过合规合法的方式,拓展自己的IP储备”。

对待作者,网文台也一样热情,几乎每家都有相应的扶持计划。据阅文集团总裁侯晓楠介绍,截至2020年6月30日,台上拥有890万作者,1340万部作品。

米读小说提供的信息显示,米读小说覆盖了行业80%的网文内容供应商,与超100家出版社建立合作关系,为扶持优秀作者,投入不低于10亿元的资金和流量资源。

触宝董事长张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疯读文学有上千名签约作者,他们会为疯读小说用户生产定制内容。现在疯读小说的内容有超过一半来自疯读文学,内容已经从第三方内容授权,转向疯读文学自建的原创内容了”。自建、授权、合纵连横,也是其他网文台的做法。

玩IP 做短剧

有了内容,尤其是原创内容,就有了IP化的基础,网络文学改编成影视剧的例子不胜枚举,《花千骨》《琅琊榜》《欢乐颂》等都是代表。

理论上来说,有了样板,网文台只需照猫画虎,但之前的形式一般都是网文、影视公司各司其职。现在网络文学台似乎更想亲自操盘,在网文短剧化表现得最明显。

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慕云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方面,短剧将所有的重点剧情凑在一起,用户可以立刻领悟作品的重点,剧情又不拖沓,自然会受到年轻人的追捧;另一方面,年轻人如果想回归到看文字的乐趣,一样能追溯到网文台去看小说,带动网文小说的销路,把短剧作为一种宣传模式还能满足多方面需求,是一种双赢的商业模式。网文短剧化的形式,说明了网文IP的下游产业迈进了一个新阶段,未来可能会成为网文领域的另一个趋势”。

米读小说内容营销总监雷爱琳曾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米读从2020年2月起,开始探索网文IP的短剧孵化模式,会通过台上作品的数据表现与社区用户评论等指标综合判断,挑选一批原创作品进行短剧孵化尝试。短剧相对长剧集来说体量小、成本低、成品周期短、市场回报快。米读提炼出IP中的精华部分做成微短剧,不仅能在短期内快速涨粉,还能借助剧情类账号提高用户黏,达成流量的长期转化”。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米读小说、疯读小说、连尚读书在快手或抖音台都积累了不少短剧内容。在快手小剧场,米读短剧《我的契约男友》出现在首页推荐位置。米读IP的代表短剧还包括《权宠刁妃》《我在天庭收房租》等,截至2020年10月,全网官方账号总播放量超10亿。疯读小说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几乎都在采用微短剧的形式推广网文内容,对比图文形式,微短剧内容的播放量明显更高。连尚读书也有短剧化内容。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对网文IP化既表达了肯定,也坦承了担忧。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网文台掌握IP,原则上是整个衍生产业链的核心。网文通过IP衍生电影、漫画、手办等领域,的确有潜力,不过网文最火爆的是玄幻修仙等体裁,在主要的影视市场不占据主力位置”。

网文App对IP短剧化的节奏也保持谨慎。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除了米读小说外,其他免费网文App推出的短剧基本都没有剧集化和变现。

会不会进行短剧商业化?面对这个问题,连尚文学相关人士和触宝相关人士均没有回应,但这并不代表从业者没有计划和想法。

张瞰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付费用户付费阅读的那些顶尖的作品,比较适合于去做影视化的改编。免费用户免费阅读的内容,更多是需要满足普通大多数人群的内容消费需求,我们会不停地把疯读文学版权IP化,使传播的途径更多,作者的收入也更多样化”。

掘金游戏 走向海外

相比IP短剧化,张瞰对网文游戏化更感兴趣。“免费网文圈到的这些用户,其实泛娱乐的倾向更明显一些,触宝也一直在加强与公司其他业务的协同。譬如游戏就是一个典型的泛娱乐内容产品,它和免费网文的重叠度非常高,转化效率更高,所以触宝不断以网络文学为IP源头进行协同与共创,构建泛娱乐内容生态圈。”

其实把网文做成游戏,不是什么新鲜的玩法,比如《仙剑奇侠传》《诛仙》等,这是一条已经走通的路径。类似的变现模式还有IP衍生商品。

据张瞰透露,疯读文学已经推出了疯读商城,未来会和IP结合进行商品售卖,这可能会是一个更大的想象空间。不过北京商报记者并未在疯读小说台发现电商业务和IP衍生商品。

除了基于IP本身,挖掘衍生价值,网文台还开始从地域拓展下手,其中最积极的是阅文和触宝。

在文化“出海”方面,阅文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已上线1700余部中国网络文学的英文翻译作品,吸引了来自全球的超10万名作家,创作出海外原创网络文学作品超16万部。截至目前,阅文集团已向全球多地授权数字出版和实体图书出版,涉及7种语种,授权作品超700部。

北京商报记者从阅文相关人士处了解到,目前网文“出海”主要呈三大趋势:翻译出海规模持续扩大,海外原创全球多点开花,以及从原著到改编IP协同出海。

该人士进一步说,“阅文在2018年4月上线海外原创功能,既承袭了中国网文的特色,也有各国家、地区的本土特点,这样能进一步吸引本土作者和读者。目前的海外原创尚处于起步阶段,未来阅文会和更多的海外机构和台等合作。在IP协同方面,从原著到IP开发成果的协同出海将成为未来重要趋势。覆盖漫影游等不同形式的IP改编成果能够进一步扩大作品的传播范围”。

“疯读小说其实主要针对的是国内市场,但是我们的整套打法其实很适合国际化,所以其实国际化会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也已经推出了基于美国网文市场的一款产品”,张瞰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

也有扎根国内瞄准下沉市场的网文台,做出这个决定的更多是免费网文App。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12月免费网文App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占比58.3%,较付费网文App的占比要高,在二线及以上城市免费网文App占比41.7%,低于付费网文App。(记者 魏蔚)

关键词:网络文学 版权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5 53 13 8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05723号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 

营业执照